点评国内IT行业四巨头 [原创 2012/7/4 8:01:28]   
字号:

Facebook和Google的股价近期一直在下滑,淘宝如今因为一系列内部问题而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思科将化为视作自己的头号大敌。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华为四家公司,最近因为各种原因频繁出现于人们的视野中。

他们是国内互联网企业的四大巨头,他们的业务对应着社交、搜索、电商以及硬件设备等领域,不仅在国内市场呼风唤雨,更纷纷显露出角逐国际市场的野心。

他们的成功,他们的失败,他们的经验和教训,他们的现状和未来,或许对国内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有着借鉴意义和价值。在四篇文章中,我们将对他们分别作出评述,首先要说的是腾讯。

对腾讯来说,市场上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它都可以解决,但是,却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课题需要腾讯去面对解答。

腾讯对自己的定位究竟是什么?

现在腾讯的战略不禁有些过分芜杂,它的整个产品线还是太长太多,腾讯在各个领域都在布局,的确,对一个拥有7亿用户的产品来说,轻易推出的任何一项服务都会产生足够的影响。

但是,腾讯的这种简单粗暴的发展策略,却很容易使对手寻找到机会瞅准弱点攻其不备。所以,我们会看到在市场上,QQ拼音用户比不过搜狗输入法,腾讯的电商完全比不过淘宝,腾讯的搜搜在和百度的交锋中完全处于劣势。

而更值得注意的地方在于,在各个领域肆无忌惮地扩张的腾讯,如今已经成为互联网行业名副其实的搅局者和公敌。即使其他公司的实力和影响力完全媲美腾讯,即使在商业领域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但这样的恶性竞争态势,不仅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用户对互联网环境的观感,而且从长远角度来看,也严重阻碍了国内互联网的创新和活力。

而最后整体大环境的衰落并不意味着腾讯的一家独大,反而有可能会使腾讯最后在温水中慢慢衰弱。

那么,现在留给腾讯的唯一也是最后的选择只有整合现有的产品线,幸运的是,它选择了自己主动求变去应付变局,但不幸的是,它却挑了如今这样一个糟糕的时机。

腾讯的整个平台都是建立在以近7亿用户为基础的QQ生态体系上的,2011年腾讯八成以上的部分收入却来自于增值服务,增值服务来源于用户对腾讯平台的依附性,但这个平台如今实现增值服务最多的却是游戏。

根据近日公布的腾讯公司201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营收为96.48亿人民币,而游戏方面的收入已经超过了50亿,广告收入却只有6%不到。早前Facebook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的数据显示,公司85%的收入来自广告,而12%源于Zynga平台上的游戏。

在营收方面,腾讯和Facebook恰恰形成一个鲜明而有趣的对比,营收结构都显单薄而不健康,只不过两者的组成比例恰好颠倒。

但如果市场对Facebook的营收结构都感到不满意,那对收入比例更加悬殊的腾讯又会有多少信任呢?更何况游戏用户一直都是相对不稳定的用户群体,腾讯又如何保证长期稳定的营收?

这些问题是腾讯必须要面对并解决的,也是每一个急速扩张的公司应该考虑到的。

但腾讯还要面对一个比上述更加严峻的现实问题,现在,全球经济形势都不容乐观,欧洲大陆只有德国形势较佳,西班牙、意大利的经济近乎崩溃,国内的经济远景也不被看好,在未来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经济增长可能逐步放缓,而最糟糕的结果莫过于出现硬着陆,在美国,经济在震荡中缓慢复苏。

整体经济大环境的疲软势必会严重影响腾讯的扩张和战略调整,而这种影响最坏的结果莫过于在由于整体宏观形势导致的业绩下滑中,腾讯改弦更张重又走回粗放扩张的老路。

如今,腾讯在国内互联网这条黑灯瞎火的道路上已经摸爬滚打了14年,它走着自己的路,然后让别人无好路可走。

如今,腾讯身处一个瞬息万变的大变局之中,向左,还是向右,是活路还是死路,这都要它自己来选,而一旦选错,就再也没有回路。

灯火阑珊处的百度

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第一财季,百度营收达到42.64亿人民币,净利润为18.83亿人民币,同比双双增长七成以上,同期,百度在国内搜索市场的份额达到78.5%,遥遥领先于已经退出大陆市场的谷歌(16.6%),在纳斯达克上的市值将近500亿美元。

或许仅是上述数据就足以从一个侧面反映这些年来百度的持续高速增长势头,而且很明显,百度在国内市场的垄断地位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不可能被打破。

但这并不意味着百度就可以高枕无忧,相反,我们认为至少在目前的百度还存在着不少问题,而如果这些问题不被重视、不能妥善解决,这些如今看起来只是微不足道的细节和技术性问题很有可能衍变成阻碍百度进一步成长甚至威胁到它发展的顽疾。

现在在百度身上一个首先的问题就是,在它眼中似乎只有传统的社区,而无社交的概念。

百度似乎一直无心构建自己的社交服务,创始于2003年的百度贴吧,本来有机会从一个松散的社区发展成一个极具黏性的社交平台,可是直到如今,我们也未看到百度在这方面的努力。

而观念上的差异最明显的例证莫过于“百度说吧”的来去匆匆,我们可以理解腾讯微博可以依赖通腾讯产品的覆盖力积累超过3亿的用户,可以理解新浪可以通过不断烧钱和亏损来支撑整个微博平台,但我们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百度只经过一年的运营就匆匆关闭了自己的微博平台。

如果是出于对国内整体网络环境的考虑,百度也完全可以和当时国内的其他微博产品一样,取消严格的身份验证机制,甚至百度完全可以不差钱地将其一直运营下去,慢慢积累人气并改进产品,为将来的社交战略留后手。

如今的事实证明,社交媒体上的身份真实化不仅是行业发展的趋势,也是整个宏观层面的决策使然。试想,基于这种注重真实身份的差异性,如果百度坚持下去,将贴吧、问答等一系列社区化产品与其整合的话,或许有可能打造出属于自己的一个社交平台。

有那么多的选择,百度偏偏选择了最简单粗暴最短视的办法,于是,现在腾讯、新浪瓜分国内微博市场,而再无后来者插足之地。

但让百度在未来后悔的远不止社交这一方面,或许更让人担忧的是他们现在在移动端所表现的态度。

李彦宏认为移动互联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所以用户再多也会失败。言外之意或在于百度无意在盈利模式尚不成熟的移动端投入过多精力。

如果让苹果、Google、微软都为之殚精竭虑的移动市场都不足以让百度认识到其重要性和价值,那么百度自己所认为的增长点究竟是什么?是最近才计划推出的手机?还是似是而非的“百度云”?

或许现在对百度来说,最关键的问题不是去寻找自己的那个所谓“增长点”,而是去努力寻找自己的“中心点”,打造的自己的用户平台。

在这一点上,百度和腾讯恰好形成强烈的对比,如果说腾讯是“广撒网”的发展模式,那么百度恰恰是“安稳、守成”的代表,腾讯的问题是战线太长的话,百度的问题却是连能撑起自己平台的重量级产品都没有。

如今,百度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和搜索有关的广告收入,而主要的用户平台还是以贴吧、问答为代表的松散社区,自始至终,百度都没有一款面向普通用户的核心级产品。

想想,百度到现在为止甚至连自己的邮箱服务都没有!

没有自己的社交平台,在移动端没有任何优势,连自己拿得出手的用户服务都没有,百度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生态平台。

如今的百度固然享受着由这个封闭的市场所带来的垄断福利,可是,将来随着这个市场的开放以及别人的介入,百度还能像今天这样享尽一切繁华吗?

如果百度还是坚持如今单一的发展策略,还是固步自封而不知变革,还是不能冷静长远地制定计划,只怕到未来某个时候,等待百度的将是灯火阑珊的惨淡境遇。

马云的道德困境

2008年的时候,马云表示自己饿死也不会做游戏,但反讽的是,现在当马云的事业蒸蒸日上春风得意的时候,淘宝却在不久前低调地加入了网页游戏的战局。

向来被视作中国不多的几个可以称之为“企业家”的马云食言了,阿里巴巴B2B公司的私有化预计花费25亿美元,与Yahoo达成的股权回购协议需要超过60亿美元的现金,要赎身要发展要壮大,都需要钱,一切归根到底都是钱的问题。

如果马云的失信只是无伤大雅的在商言商而已,只是在商业利益面前理想和道德感溃败的问题,那么,相比之下,淘宝的问题就要严重得多。

在2011年,淘宝网的销售额超过8000亿人民币,淘宝商城则超过1000亿,而Amazon的销售总额为480亿美元,eBay只有50亿美元。据推算,包括淘宝网、淘宝商城和一淘网在内的淘宝业务在2011年营收为88亿元人民币,最近三年增长率分别为97%、123%和150%。

可是在淘宝业务快速增长的同时,它的口碑和信誉却在以更快的速度流失着。

尽管阿里巴巴方面一直努力希望能够将淘宝从美国方面的“恶名市场”(Notorious Markets)名单中除名,但事实上却并没有成效。

如果说“恶名市场”对国内的用户来说不过是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那么最近频繁暴露出的淘宝腐败、买卖诚信及评价欺诈等问题则和国内用户的切身利益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

随着平台的发展和壮大,用户和商户越来越多,淘宝自身在发展过程中因为过于辉煌的成绩而被掩盖起来的问题开始逐渐显露出来。一年多以前公司高管卫哲的黯然离职并没有在根本上改变淘宝弊病的逐渐恶化,我们看到了马云的努力和决心,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马云花了大力气去敲山,但老虎不仅没有被震动,反而更加隐蔽与猖狂。

如今,淘宝已经成为国内B2C电商市场上绝对的霸主,按照马云的计划,阿里巴巴要做百年老店,那么淘宝不可避免地进入国际市场。可是,如今的淘宝积弊丛生,而且看起来,要解决淘宝在商业道德方面的问题,还要马云他们付出非常的精力和时间。

或许对消费者和商家他们而言,他们在淘宝上的买卖精力更像是真正的“淘宝”和冒险,买家必须要小心谨慎同时还要做好自己被骗的准备,而卖家也要提防恶意买家的差评圈套,双方的商业行为并未建立在成熟完善的商业规则和道德基础上,即使欺诈交易的比例殊微,但也会对整个市场的信心造成不可估量的打击和影响。

而淘宝上的现象只是整个国内商业环境的一个缩影。

或许,对国内的企业来说,在一个开放不过三十多年且尚不完全的市场中,缺乏的不是政策和人才,不是资金和机遇,不是技术和环境,而是一个整体的商业道德体系的建立。而基于资本主义精神的商业道德体系的缺失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会很难诞生自己的IBM、微软、苹果及Google。

对马云来说,坚持自身的道德感,是意志的问题,建立起阿里巴巴的商业道德意识,是时间和能力的问题,可是,要将这个国内市场纳入一个讲究商业道德的轨道和体系,却已经远远超过马云和阿里巴巴的能力范畴,即使他们再努力也很难改变整体大环境。

对绝大多数用户来说,他们不会在意阿里巴巴有没有遵守什么商业道德,他们要的只是在淘宝上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而商户也不会把马云的诺言放在心上,他们只会在服务费用上调的时候才会表达自己的不满。

那究竟谁会在乎商业伦理和道德呢?将来马云、淘宝及整个阿里巴巴集团都必须面对的国际市场在乎,虽然缓慢但在将来会逐渐成熟的国内市场也在乎。

或许,一直被外界视作理想主义者的马云自己也会有些在意。

华为的狼图腾

2011年,华为的销售收入达到2039亿人民币(折合323.9亿美元),较之2010年的1825亿涨幅超过11%,但相对营收,华为的净利润却更加吸引人们的关注,116亿人民币(18.5亿美元)的成绩同比大跌近53%。

爱立信2011年的销售额方面(332亿美元)稍微领先于华为,在净利(18.4亿美元)上则略逊后者,两项数据较2010年均大幅上扬了12%;而思科的销售收入为432亿美元,较上年增长7.9%,净利润为65亿美元,和2010财年相比下跌16.4%。

乍看上去,虽然和思科还有不小的差距,但却很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超越爱立信。

我们不会怀疑华为的技术开发能力,也不担心它未来的发展前景,但华为的企业文化却很有可能在未来影响它的国际化道路,使它在赶超思科和爱立信的道路艰难不少。

一直到现在,我们都必须承认,任正非无疑创造了一个奇迹,在国内的大环境下,靠技术起家的华为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不得不说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军人出身的任正非可以在华为创建的初期通过雷厉风行的手段和策略来迅速壮大华为击垮对手,但发展到如今,我们却不得不认真思考一下,任正非一直坚持提倡的“狼性”管理方式对现在的华为是否百利而无一害。

现在华为在国际市场的介入程度越来越深,仅2011年就有八成以上的收入都来自海外市场,国际化路线愈发明显。

但是,或许和人们惯有的认知有所差异,国际市场层面的竞争并不是你死我往的生存游戏,而更像是相互妥协之下的划地而治。竞争不是一个非胜即败的“零和游戏”,更需要相互合作与避让,不是台面上的针尖对麦芒,却更像是暗中的勾心斗角。

一种紧张而心照不宣的平衡感,或许这是对巨头们在市场上的竞争的最好形容。

微软、Google和苹果是敌手,但在它们之间依旧会进行合作。乔布斯生前喋喋不休地咒骂Google推出Android的行为,但这并不会影响iPhone及iPad继续内置Google的服务,微软和苹果是市场上的直接竞争对手,但这也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交叉专利授权。

市场上从来没有永恒的对手,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

尽管市场的本质就是竞争。但是,如今的爱立信和思科依旧是行业内的龙头,而这样地位的取得不止是单纯的市场份额及收入等数据所可以涵盖的,还包括两者数十年苦心经营的资源和网络。

那么,任正非和华为的“狼性”精神会不会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感。

或许,一个有趣的事实是,思科可以帮助中国政府筑长城,但华为却因为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怀疑而无法更深入地参与当地市场的竞争。

更显而易见的问题是,被过度宣扬和神化的“狼性”精神在很大程度上使得华为内部的员工处于一种高度紧张和戒备的精神状态,而这样的情况导致的最严重结果就是华为工程师们因病去世的消息不绝于耳。

单纯的以机械高效的模式促进企业的高速成长在企业初期或许是一把利器,但随着企业的成长成熟以及国际市场的开放,这样显得落后和粗暴的企业文化无疑很有可能会阻碍企业内部的和谐和进一步发展。

市场份额和销售收入都可以通过技术优势慢慢获得,事实上,华为在20多年的时间里就取得了今天的成绩。但一种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的建立和灌输却需要华为花费数倍的时间,而无数事实已经证明,一家没有自己独一价值观和文化的企业也许会壮大,也许会发展得很炫目,但却永远不会成长为一家伟大的企业。在很多时候,我们和别人的差距恰好就由这些看似毫无意义的细节决定。

那么,华为,你愿意变得更有文化吗?

阅读() | 评论()
  •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表评论
内 容:
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
(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
和讯博客 | 意见反馈